欢迎来到江西播音编导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编导天地 > 学习资料
和时间赛跑的女人 ——影片《罗拉快跑》的电影元素及文化形态分析
2016年07月18日 | 点击数:1562 | 【】【】【


[摘要] 作为急先锋的类型电影,《罗拉快跑》成为电玩游戏时代的产物,对影片的节奏、音响、声响,情绪等消费社会标志性话语进行分析,阐述该片的意义所在,同时,又以影片为文本,对后现代,女权主义进行分析。

[关键词] 节奏 情绪 声响 细节 焦虑 后现代 女权跑,镜头在罗拉背面跟拍,不断推进。

 

    当一个染着红发穿着背心的女郎在街上忘我狂奔时,罗拉这个名字便理所当然地载入了世界电影的史册中。在短短的90分钟游戏中,罗拉以她超凡的耐力完成了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拯救。

一、“节奏”之初体验:音乐、声响与情绪

《罗拉快跑》以爱情为主题,又是电玩时代的伪爱情命题,当我们深入影片的核心去捕捉它的灵魂时,很容易发现它所要表达的远远不止是爱情两字。如果该影片和以往的爱情影片一样在感情上大做文章,势必走进一个相对封闭的格局中,导演极其巧妙地摆脱了这一尴尬境遇着力于节奏的调控和情绪的表达,因此影片具有了一种难能可贵的先锋意义。

    音乐的节奏决定着音乐作品的风格,同样地电影的节奏决定着电影作品的风格,将《罗拉快跑》称之为动感电影是恰如其分,影片大量充斥着快节奏音响,罗拉的每一次狂奔都配上动感热辣的音乐,街道,超市,电话亭不断出现,影片更像一部合成的MTV,消费因子和时尚元素无孔不入。这种风格极大地契合“视听一代”的心理,新生代们在虚拟的世界里无所顾忌地释放情欲,与罗拉共舞。

“节奏是一种心灵上的需要”,[1]心灵需要的具体所指就是情绪的满足,在当时播放该片的美国影院里,电影院彷佛成了‘迪斯科舞场’,新一代的美国孩子,他们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站在座位前,他们在纷繁快速的影像和剧烈激荡的音乐中,与罗拉‘共振’,引发的是一场全民跳舞事件。正如导演所说“: 我想制造一种源于速度的纯粹愉悦感,让观众有一种如同坐在游乐场的滑行铁轨车上的感觉。”

节奏的轻重缓和直接作用于情绪酿造,当罗拉和男友打劫超市慌忙出逃时,音乐忽然变得舒缓悠扬,隐喻着死亡的美丽。警察的失误让罗拉中枪,在死亡来临的这一刻,世界安静了,暴力美学肆意吞噬观众的肌肤,观众的心灵也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抚摸。导演无力再用喧闹的手法对死亡做出诠释时反其道而行之,同时也让这场死亡游戏明显地烙上北野武迹:异常的安静,绝对的暴力。

片中情绪释放最激烈的表现莫过于罗拉的尖叫,“尖叫”是一种反抗,是对现实世界无情无力无助的呐喊,在罗拉进赌场的时候,这种情绪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穷途末路的罗拉在赌场孤注一掷,罗拉的尖叫和玻璃杯的爆破以及白球滚动的主观镜头都以影像和声响的方式书写罗拉的欲望,物化罗拉的情绪,极具戏剧性的是罗拉的纵情尖叫竟然取得了力挽狂谰的作用,于是罗拉成为无所不能的斗士,欲望到达极致而变得所向披糜。

二、“节奏”之再体验:画面、镜头与情绪

如果说文学的叙事靠文字传达,那么画面(镜头)的连接组合便成为电影叙事必不可少的方式与手段了。“节奏并不单纯存在于画面本身,它也存在于画面的连接中”,[2]与整部影片的基调一致,镜头的迅速位移和画面 的快速组合成为情绪渲染的主要手段。

前五分钟内

第一个镜头:先出声响,秒针运转的声音,然后是空镜头钟摆左右摇摆,停止摆动后镜头沿挂绳上移出现钟的全貌,时针急速旋转直到嘴巴张开,镜头不断推进直至画面全黑。

第二个镜头:淡入,急速推进,人潮涌动,分别定格在片中人物身上,定格前停止急速推进。

第三个镜头:警察说完话后俯拍其向上踢足球,镜头上拉足球左出画,画面出现地面的全景,人群显出LOLO RENNT的字样,向地面推镜头足球入画,球砸入字母O中。

第四个镜头:动画出现,罗拉在隧道奔。

    再来看罗拉挂电话到奔跑出去的这个片段:先是对时钟的拍摄,由中景到近景在到特写,然后电话呈抛物线状落下分两次切,中间插入多米诺骨牌的倒塌。随着电话“铛”地落下罗拉的思维快速运转,镜头围绕罗拉进行360度旋转速度由快到慢,接着闪现罗拉脑中想到的人物,最后落在爸爸身上,罗拉掉头就走,镜头出现爸爸摇头的近景预示着罗拉的求助不会成功。

罗拉冲出房间镜头跟拍后,随着隔壁妈妈的声音传出镜头右移推进至头部特写旋转一周后推向妈妈房间中打开着的电视屏幕,屏幕中显示的正是罗拉下楼的画面,不断更换景别,最后是罗拉向门口奔去的主观镜头。

镜头组接急速而流利,思绪变成具体的影像。正如导演汤姆·提克威所说:“最大的挑战并不是来自如同动作片中的间隔那样要提前跳接,而是要让所有的转换保持流畅,使观众能够随着他们的情感起伏从一场戏过渡到另一场戏。”

“挑选画面和安排画面的结果便是各种节奏的结合”,[3]当多个画面通过蒙太奇手段聚集于一个画面时,引起了观众对潜文本的深刻阅读,在第一个故事的片尾:曼尼焦急地等待罗拉的到来,罗拉拼命往男友所在的地方奔去,超市门前进出的客人,这三个画面在屏幕上同时出现有了极大的艺术渲染力,情绪的酝酿一触即发,扣人心弦,伴随罗拉的一声疾呼,观众的心理期待最终落空――曼尼没有听到罗拉的呼喊,戏剧张力加强。尽管罗拉没能制止男友的行为,但很快在下面的故事中又成功地上演了出‘最后一分钟营救’,着实温润了观众的心理。

三、剧作风格

影片的三个故事没有严格按照“起,承,转,合”的冲突律技法进行写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故事创作方式离传统好莱坞的运作方式已经很远了,影片采用另一种聚焦观众眼球的方式:人的揭密心理和对细节的改变。罗拉到底能不能救回曼尼,罗拉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挽救爱人,细节的改变会让罗拉陷入什么样的境遇,人物的命运归宿在哪里?

第一个故事罗拉向爸爸求助闯进去爸爸正在和情人谈结婚的事,爸爸拒绝罗拉的请求,曼尼在罗拉赶到的前一秒中进超市打劫并得到罗拉的帮助,俩人在逃跑过程中遭到警察的包围,警察失误开枪,罗拉中弹死亡。

第二个故事罗拉向爸爸求助,爸爸正在和他的情人争吵,罗拉情绪失控地闯进去和那个女人发生口角,爸爸给了罗拉一个耳光把她拉出去,罗拉在出门的时候抢过保安威逼父亲给钱,此时外面已经被警察包围。罗拉拿到钱后冲出门口才看到警察,熟料警察却没人把她当劫匪,把她拉到一边嘱咐她快点离开。罗拉拿到钱后在最关键的一刻制止了男友打劫,男友笑着迎向罗拉却被汽车撞倒在地生命垂危。

第三个故事罗拉向父亲求助却没有见到爸爸,罗拉决定进赌场一搏赢得10万,与此同时,曼尼发现了捡到钱的乞丐把丢失的钱夺回来顺利交给老大。不知情的罗拉想搭救护车去救男友却发现车上躺着的病人竟是自己的父亲,罗拉告别父亲后看见男友一脸笑容走来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了,罗拉和男友携手离开。

三个故事没有严格的情节点,却有抓人的情绪点,编剧巧妙地利用细节的改变完成了对三个故事的讲述,所有细节的改写都源于罗拉的奔跑速度,所有突发事件都蕴涵着强烈的不可知论的色彩,尤其可笑的是在第二个故事:罗拉持枪威胁父亲给钱而引来警察的包围,当罗拉拿着钱冲出办公楼后才发现已是插翅难飞,在这里罗拉似乎已陷入绝境,戏剧性的转折开始了:警察以为罗拉只是个误闯禁地的小姑娘,非但没有去抓她反而上前保护她离开现场,罗拉没有想到,观众更没想到。当罗拉制止曼尼的抢劫行为,俩人欣慰地向彼此走去观众对这样地结局颇感满意时,曼尼被一量呼啸而来的汽车撞倒在地,导演似乎有意要让观众在短时间内尝遍人生喜怒哀乐。正如片头所说“游戏只有90分钟??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下一个问题又引发下一个问题,你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答案??”

四、关于后现代

影片充斥着强烈的后现代主义气息,刺耳的电话铃声,愤世嫉俗的求助声,急促的喘息声和脚步声,都蕴育着世纪的焦虑和骚动。在后现代社会,作者变成了游戏者,以游戏的方式颠覆正统的权威理念,摒弃了宏大叙事,试图瓦解焦虑却又引发焦虑。后现代影片更需要的是一种艺术的生命欲望,而非艺术的阐述学,画面的闪回就像摄影一样仓促间穿越时空,惊现人的一生,生命的线性模式被分裂成碎片,生命的能指与符指在影像的废墟��碎片中漂浮。“一个人可以犯各种各样的错误,唯独不能犯时代的错误”,影片的后现代风格正是后现代社会公民集体情绪的映射,对瞬息变换的现在世界和未来世界的无法把握和预测导致对周边事物的冷漠,这就是影片所呈现的后现代。

五、关于女权主义

简单地说,《罗拉快跑》讲的是一个救赎故事,与以往影片不同的是在这里完成的是女人对男人的救赎,片中的男人都变成萎缩胆小的丑小鸭:曼尼在丢失钱财后只能焦虑无助地向罗拉求救,在电话亭里发疯似的砸着电话,像个婴儿一样啼哭;罗拉的父亲也是个可怜的小人物,在家怕老婆,在公司怕情人,被女儿用枪指着逼不得已给钱,男性的权威形象在一个新时代被彻底改写,与之对立的是女性地位的提升:罗拉成为男性世界的救世主。

枪,应该是男性符号和权利的象征,但在这里枪仅仅成为男性的装饰品,真正的操控者是罗拉,罗拉用枪指着父亲是对男性世界最大的亵渎和玩弄,罗拉夺枪亦是对男******的一次阉割。

《罗拉快跑》也是一个准女性欲望的书写。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女人的身体一直被社会秩序所囚禁,“在东方,女人得忍受日本的宽腰带,缅甸的颈环和中国的裹脚;在西方女人得穿钢支撑的紧身围腰和鲸骨紧身胸衣。”[4]尽管这些手段让女子更加妩媚迷人,但同时也禁锢女性的身体而加强其对男权社会的依赖性。所以,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中,女性史就是一部被扭曲的禁欲史。社会秩序和道德伦理向女性提出端庄典雅,雍容华贵,温柔体贴等要求,女性真实的身体埋没在繁文缛节的华丽外表之下,诚如中国古代女人的裹脚陋习凸现女人的三寸金莲不是一种毒害而是被社会认可的审美标准,女人的自由就被人为的束缚起来,女人约定俗成的接受这些条例后女性的力量逐渐萎缩,并且被忽视被遗忘,女性离奔跑越来越远。

    狂奔来自于某种突如其来的欲望和事件,这种欲望挣脱所有的束缚而一泻千里,“他脱离了自己的记忆、自己的意向、自己最根深蒂固的观念,从而脱离了自身,脱离了肉体中所有稳定的因素,而听命于变化无常的神经纤维”。[5]

罗拉狂奔的原动力来自与曼尼的爱情,在这里,罗拉彷佛一道光一道闪电,撕声竭力地在大街上释放无限的情欲,颠覆一切,撕碎

一切,“女性有权在街上跑步而不受男人的干涉,这是一种政治权利,是她们可以在公众领域自由运作的权利”。[6]罗拉狂奔的叛逆性也来自于此,呼喊,尖叫,短短时间内罗拉让女性史得到重新改写,打破了传统社会给女性设置的所有障碍,没有禁忌和规则,惟有欲望和终极目标,最为惊讶的是罗拉进赌场这出戏,罗拉的尖叫穿透耳膜,玻璃杯接二连三地爆炸,赌场搅了个天翻地覆,此时男人们依旧和丑小鸭似的,除了用惊异的眼神望着罗拉就什么也不会了。

注释

[1](法)莱翁·慕西纳克《论电影节奏》,载《电影艺术译丛》,1963年第5辑第169页,168页.

[2](法)莱翁·慕西纳克《论电影节奏》,载《电影艺术译丛》,1963年第5辑第180页.

[3]《影视理论文献导读》第57页,莱翁·慕西纳克著,吕昌译.

[4]《女性的身体》苏珊·布朗米勒,选自《社会性别研究选择》,王玫、杜芳琴主编,三联出版社,1998,111~112页.

[5]《疯癫与文明》,米歇尔·福柯著,刘北成、杨远婴译,三联书店,1999,84页.

[6] 《身体与社会》,288页.

参考文献

[1] 《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第一卷,朱大可、张闳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 《影视理论文献导读》吴小丽、林少雄主编,上海大学出版社.

[3] 《虚构的自由——电影剧作本体论》刘一兵、张民主编,中国电影出版社.

[4] 《影视类型学》郝建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作者简介

章云,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05广播电视艺术学专业。


南昌艺考培训 南昌宣传片拍摄 南昌空乘培训 南昌播音主持培训

分享到: 更多
更多>行业名人
友情链接: